您的位置:首頁 >媒體視頻>媒體聚焦>詳細內容

川報觀察:獨家對話救人醫學生(視頻)
我们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问心无愧

2020-09-01 12:27:37川報觀察T T

時間:2020年8月24日

鏈接:

川報觀察https://cbgc.scol.com.cn/news/346111?from=singlemessage&app_id=cbgc

澎湃新聞https://m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8860162?from=singlemessage

內容:

事发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面对网上的恶评,两名学生如何看待?川報觀察记者独家对话新闻当事人彭婕婷。

此前報道>>>

成都中医大两女学生跪地救人无效却遭恶评 家属发声

跪地救人的醫學生,成都中醫藥大學將爲他們頒發校長特別獎

8月14日晚上,彭婕婷和陳家利准備乘坐湖南常德到四川成都的K502次火車,火車發車時間爲晚上7點22分。廣播通知乘客開始檢票後,乘客們如潮水般湧進檢票口,就在通往列車的天橋上,一堆人圍著一名不省人事的男子,有人焦急地呼喊:“有人中暑了。”

來自成都中醫藥大學的彭婕婷和陳家利見狀,毫不猶豫地停下腳步,爲這名男子實施急救。“他穿了一件藍色條紋短袖襯衣,我解開他的衣領,用手觸摸了他的頸動脈,但是感覺到他的脈搏跳動非常微弱,而且呼吸微弱,說明生命體征已經不太明顯。”彭婕婷回憶起當天的情況,她和陳家利輪流對患者進行心肺複蘇的搶救,直到救護車趕到。

這時候,K502次列車已經發車。在車站工作人員的協助下,兩名同學改簽了車票,于一個多小時之後離開常德,返回成都。

两名同学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,现场视频显示,当赶到现场的120急救人员将倒地男子抬上担架后,两个女孩才默默离开。在转身离开现场的瞬间,两人忍不住抽泣起来,并用手臂遮挡住眼睛,不停抹泪。这段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后,不少人安慰两位救人的女孩:“你们已经尽力了”、“你们尽力了,别自责,好样的”。 8月15日,成都中医药大学官方微博发表评论:你们跪地救人的姿势很美。

就在衆人爲兩名學生的行爲點贊之時,遭到網友的惡搞、吐槽、造謠:“次日男子家屬把兩名學生告上法庭,原因是兩個女生沒有行醫資格證,這劇情怎麽樣。”這條留言,甚至還獲得了超過6萬人次點贊。

面對這樣的情況,中年男子的家屬站了出來。男子家屬稱,“雖然人走了,但必須要感恩,兩名學生已經做到最好;沒有搶救成功,不怪她們。”家屬還對網友的惡搞、造謠進行了抨擊:“不明真相就亂評論是不道德的行爲。”記者查詢發現,目前網絡上對救人醫學生普遍持肯定態度。

8月23日,成都中醫藥大學微博發布:我們的學生以自己實際行動踐行醫學生誓言,體現醫學生的良好素養,學校擬于新生開學典禮授予兩名同學校長特別獎,彰顯仁愛成醫精神,也以此教育廣大入學新生。

彭婕婷和陈家利所在的成都中医药大学眼科学院宣布,眼科学院、附属银海眼科醫院决定授予彭婕婷、陈家利同学大医精诚奖,以表彰她们医者仁心、救死扶伤的医学精神。

成都中医药大学眼科学院教授、附属银海眼科醫院院长段俊国是彭婕婷的老师,他说,一名优秀的行医者既要有精湛的医术,又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。彭婕婷和陈家利用实际行动践行了“大医精诚”的精髓。这样的行为值得鼓励。

對話>>>

川報觀察:你们的紧急施救持续了多长时间?

彭婕婷:我們一直在給患者做心肺複蘇,直到救護車趕到。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我們,你們的車已經開走了,這時候我擡起頭看到牆上的時鍾顯示7點26分。施救持續了20多分鍾吧。

川報觀察:我们从视频中看到你们两哭了。

彭婕婷:醫生趕到之後查看了患者的瞳孔,發現其瞳孔已經放大,說救治的希望已經不大了。其實我們在搶救的過程中觀察了他的瞳孔,注意到了這個情況。但我們還是爲沒有換回他的生命而惋惜,所以比較難過。

川報觀察:看到网上的恶评,你们什么感受?

彭婕婷:說實話,我們沒有關注網上的評論,回到成都之後就忙著准備考試。是從身邊同學處知道網上的評論的。我們覺得,我們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,問心無愧。

川報觀察:心肺复苏这种急救措施,是否只有专业医务人员才能掌握?

彭婕婷:其實心肺複蘇是一種非常基本,也非常實用的搶救措施,技能不複雜,對于每一個人來說都可以掌握,也能夠實施。

進行心肺複蘇搶救,是爲了幫助患者重啓呼吸循環,幫助他爭取到專業醫生趕到的時間。當天我和我同學對這名患者做心肺複蘇的時候,旁邊有人在說,這個女孩子力氣不夠大,一名中年男士也前來幫忙,對患者進行了幾個輪回的胸部按壓。

川報觀察:逝者的家属跟你们有过什么交流?

彭婕婷:家屬一再向我們表示感謝,說我們已經盡力了。家屬處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,他們其實挺不容易的,我不希望讓家屬背上要感謝我們的心理壓力。

川報觀察:学校要为你们颁发“校长特别奖”,你们如何看待这份荣誉?

彭婕婷:這個獎項的份量很重,感謝學校、老師對我們行爲的認可。我想,這是每一名醫學生的職責。

(編輯/霍文巍)

終審:超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