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媒體視頻>媒體聚焦>詳細內容

《四川日報》:醫學生救人無效遭惡評?
當事人回應: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,問心無愧

2020-09-01 12:08:15《四川日報》T T

bbc7bc45b5494ec0a27c64fe2946aec4.jpg

時間:2020年8月23日

鏈接:四川日報官方公衆號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PZ15RRPlusz7U8qZ2HsT5w

內容:

8月23日,一則“兩名醫學生跪地救人無效卻遭惡評”的消息在網上引發熱議。雖然大多數網友表示對二人救人行爲的贊賞,但還是有個別“惡評”在網上傳播。

好評送給小姐姐們

↓↓↓

5e72411e6c9e4deaad059156eac346fb.jpg

當事人彭婕婷和陳家利是成都中醫藥大學碩士研究生,今年畢業。事發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?面對網上的惡評,兩名學生如何看待?記者對話新聞當事人彭婕婷。

此前報道>>>

成都中醫大兩女學生跪地救人無效卻遭惡評,學校將頒特別獎!

8月14日晚上,彭婕婷和陳家利准備乘坐湖南常德到四川成都的K502次火車,火車發車時間爲晚上7點22分。廣播通知乘客開始檢票後,乘客們如潮水般湧進檢票口,就在通往列車的天橋上,一堆人圍著一名不省人事的男子,有人焦急地呼喊:“有人中暑了。”

來自成都中醫藥大學的彭婕婷和陳家利見狀,毫不猶豫地停下腳步,爲這名男子實施急救。“他穿了一件藍色條紋短袖襯衣,我解開他的衣領,用手觸摸了他的頸動脈,但是感覺到他的脈搏跳動非常微弱,而且呼吸微弱,說明生命體征已經不太明顯。”彭婕婷回憶起當天的情況,她和陳家利輪流對患者進行心肺複蘇的搶救,直到救護車趕到。

這時候,K502次列車已經發車。在車站工作人員的協助下,兩名同學改簽了車票,于一個多小時之後離開常德,返回成都。

兩名同學救人的視頻在網上傳開,現場視頻顯示,當趕到現場的120急救人員將倒地男子擡上擔架後,兩個女孩才默默離開。在轉身離開現場的瞬間,兩人忍不住抽泣起來,並用手臂遮擋住眼睛,不停抹淚。這段救人的視頻在網上傳播後,不少人安慰兩位救人的女孩:“你們已經盡力了”、“你們盡力了,別自責,好樣的”。8月15日,成都中醫藥大學官方微博發表評論:你們跪地救人的姿勢很美。

就在衆人爲兩名學生的行爲點贊之時,遭到網友的惡搞、吐槽、造謠:“次日男子家屬把兩名學生告上法庭,原因是兩個女生沒有行醫資格證,這劇情怎麽樣。”這條留言,甚至還獲得了超過6萬人次點贊。

5b872e4fd86245ab8a985bd961912610.jpg

面對這樣的情況,中年男子的家屬站了出來。男子家屬稱,“雖然人走了,但必須要感恩,兩名學生已經做到最好;沒有搶救成功,不怪她們。”家屬還對網友的惡搞、造謠進行了抨擊:“不明真相就亂評論是不道德的行爲。”

8月23日,成都中醫藥大學微博發布:我們的學生以自己實際行動踐行醫學生誓言,體現醫學生的良好素養,學校擬于新生開學典禮授予兩名同學校長特別獎,彰顯仁愛成醫精神,也以此教育廣大入學新生。

8ef04a782f6d4c7a9d458e170f4c40ec.jpg

彭婕婷和陳家利所在的成都中醫藥大學眼科學院宣布,眼科学院、附属银海眼科醫院决定授予彭婕婷、陈家利同学大医精诚奖,以表彰她们医者仁心、救死扶伤的医学精神。

成都中医药大学眼科学院教授、附属银海眼科醫院院长段俊国是彭婕婷的老师,他说,一名优秀的行医者既要有精湛的医术,又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。彭婕婷和陈家利用实际行动践行了“大医精诚”的精髓。这样的行为值得鼓励。

對話>>>

四川日報:你們的緊急施救持續了多長時間?

彭婕婷:我們一直在給患者做心肺複蘇,直到救護車趕到。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我們,你們的車已經開走了,這時候我擡起頭看到牆上的時鍾顯示7點26分。施救持續了20多分鍾吧。

四川日報:我們從視頻中看到你們兩人哭了。

彭婕婷:醫生趕到之後查看了患者的瞳孔,發現其瞳孔已經放大,說救治的希望已經不大了。其實我們在搶救的過程中觀察了他的瞳孔,注意到了這個情況。但我們還是爲沒有換回他的生命而惋惜,所以比較難過。

四川日報:看到網上的惡評,你們什麽感受?

彭婕婷:說實話,我們沒有關注網上的評論,回到成都之後就忙著准備考試。是從身邊同學處知道網上的評論的。我們覺得,我們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,問心無愧。

四川日報:心肺複蘇這種急救措施,是否只有專業醫務人員才能掌握?

彭婕婷:其實心肺複蘇是一種非常基本,也非常實用的搶救措施,技能不複雜,對于每一個人來說都可以掌握,也能夠實施。

進行心肺複蘇搶救,是爲了幫助患者重啓呼吸循環,幫助他爭取到專業醫生趕到的時間。當天我和我同學對這名患者做心肺複蘇的時候,旁邊有人在說,這個女孩子力氣不夠大,一名中年男士也前來幫忙,對患者進行了幾個輪回的胸部按壓。

四川日報:逝者的家屬跟你們有過什麽交流?

彭婕婷:家屬一再向我們表示感謝,說我們已經盡力了。家屬處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,他們其實挺不容易的,我不希望讓家屬背上要感謝我們的心理壓力。

四川日報:學校要爲你們頒發“校長特別獎”,你們如何看待這份榮譽?

彭婕婷:這個獎項的份量很重,感謝學校、老師對我們行爲的認可。我想,這是每一名醫學生的職責。

(文/四川日报李寰 编辑/霍文巍)

終審:超管